超越娱乐QQ823285

超越娱乐|首页|注册|官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超越新闻 >

我们从不真的要一块土地|单读

时间:2018-12-02 15:29来源:万森整理 作者:万森主管 点击:
回到朱朱的诗,包括他的题材、视角和个人经验,如果他始终待在南京、上海或扬州,日常事物自然而然进入诗歌,

从气候到人文,从暖气到秋裤,人们对南北方的比较从来没有停止过。生活在北方的人,往往会把南方作为理想中的逃离之地,而诗人把这样的迁徙融进了自己的创作里。诗人朱朱生活在北京七年,今年又回到了南方。在他离开之前,16 名学者齐聚在北京,他们从江南诗歌谈起,探讨了江南诗人朱朱的作品《五大道的冬天》。他们谈到了对中国南北方的质疑和思考,朱朱对历史的独特处理,和他诗中稍显绝情的残酷美学。本文选摘了本次讨论会实录的部分内容,如果想要阅读完整内容,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朱朱(1969 年 9 月-),中国当代诗人。生于江苏扬州,华东政法学院毕业,后定居南京。著有诗集《驶向另一颗星球》、《枯草上的盐》、《皮箱》、《故事》,艺术评论集《个案——艺术批评中的艺术家》等。并策划多场中国新艺术展览。其诗作被译为英语、法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等语种在国外发表。曾获安高诗歌奖、中国当代艺术奖批评家奖、亨利·露斯亚洲诗歌写作与翻译奖等荣誉。

“从不真的要一块土地”:当代江南诗歌的迁変

——朱朱讨论会实录

时间:2017 年 12 月 30 日

地点:北京大学朗润园采薇阁中国诗歌研究院

参加人:姜涛、江弱水、臧棣、西渡、敬文东、周瓒、刘立杆、周伟驰、孙磊、王艾、胡续东、冷霜、王炜、王东东、张光昕、张桃洲

《五大道的冬天》

朱朱 著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

他在怀旧的作品中,做到了一种反浪漫化

江弱水:我们现在一讲江南,没有谁去歌颂苏州新加坡工业园的江南,或者歌颂阿里巴巴的江南。我们的江南概念,包含的都是过去。所以一旦讲起江南的诗,无非是怀旧。而且怀旧也是我们当代诗的一个重大主题。我感觉,朱朱的诗是典型的怀旧诗。我们每个人一怀旧,就很容易有一个把过去美化的意图。江南这个词,总是指向我们的少年,指向我们的前世。

但我恰恰发现,朱朱在他怀旧的作品中,完全做到了一种反浪漫化。他坚决不让自己用所谓记忆,修改了的记忆,来涂抹过去的生活,装点他青春的成长史。也就是说,他诗中所有的过去生活的场景,都没有被写成孕育未来的不凡人物的龙兴之地,跟潘维很不一样。这是一种绝情忍性的写法。

我读朱朱的作品,深感与现在许多诗人不一样。假设我们说还有一种成熟的写作,即所谓中年写作,朱朱就是典型表现,因为他不放纵自己的感情,不会沉眠到某一个梦里面。而有些人就是喜欢在诗里做梦。朱朱几乎在所有的写作中,都有一种清醒的自觉,并且很好地做到了一种情感的区隔。这种区隔,也就是我所讲的那种怀旧的叙事伦理,这是一种写作的操守。

朱朱的家乡扬州

刘立杆:对我来说,江南首先是一个地理概念,可能也是一种去中心的、去政治化的、日常的生活型态。如果说北京是政治和文化的中心,那么江南就是世俗生活的场景,即便它有很多造作的、小里小气的、过于雕琢的成分,像园林、盆景等等。抛开这些,我觉得江南是一个很空心的概念。

回到朱朱的诗,包括他的题材、视角和个人经验,如果他始终待在南京、上海或扬州,日常事物自然而然进入诗歌,也许大家很容易辨认出“江南”的元素;现在他来北方生活,他的诗和江南的关系就相对内在化了,有可能就像江弱水说的,是语言的精致和词的密度,他的轻逸和克制,耐心和缓慢,以及追忆性的语调。但我想强调一点,缓慢也可能是朱朱在某个阶段特别厌烦的东西,比如《清河县》的《郓哥,快跑》,场景的切换和语速就特别快。从诗的角度,我觉得从那时起,他对江南的思考和质疑就已经开始了。

王艾:他有一些下意识的相对比较切入现实层面的问题,显得非常冷静,这个冷静有时阅读起来是非常残酷的。而且有时它跟江南诗人所提供出来的那种角色形象有一个强烈的反差。比如我们长期以来觉得江南诗人会温润一点,处理起来内心上、情绪上也会相对温润一点。但朱朱在整个处理语言的过程都比较成功,比如《清河县》里。他的语言有时又很华丽,但这华丽中有时又有特别突兀、犀利的地方,这些突兀的地方会一下子让你觉得这种对内心的揭示还挺人性化的。

朱朱在北京的家

(责任编辑:xgm168)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